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以憲法為主題的碩士論文范文(推薦優秀案例兩篇)

所屬欄目:憲法論文 發布日期:2019-05-22 11:00:07 論文作者:佚名

以憲法為主題的碩士論文范文第一篇

論文題目:死刑存廢的憲法思考

摘 要 死刑的存與廢一直以來備受爭議,而討論死刑的存與廢就不可避免的涉及到公民生命權等人權的保障。但就目前的國情來看,我國沒有一個良好的機制處理好人權和死刑的沖突。本文從憲法角度入手,對死刑制度進行理性分析,把握死刑存廢爭議的焦點,剖析死刑與人權等憲法規范的關系問題。

關鍵詞 死刑 憲法規范 人權 生命權

死刑作為剝奪人生命的刑罰,其嚴厲性和殘忍性是不言而喻的,尤其在越來越重視人權的今天,死刑的存在好像成了一劑不可調和的毒藥。但是對于一個國家來說,刑罰手段的規范要與憲法規范相一致、相適應,脫離了憲法規范談刑罰手段的正當與否,顯然與國家法治的建設背道而馳。在當今呼吁人權的國際環境中,死刑的存置與否成為丈量一個國家人權保障的一把標尺,面對如此的外界壓力,更需要我們理性認識國家的現實狀況,從憲法規范出發,正視死刑的存與廢。

一、 死刑概述

(一)死刑的含義

死刑,顧名思義,是一種以剝奪人生命為主要內容的刑罰方式。死刑在整個刑法處罰中是最為嚴重的一種方式,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逐步發展到今天形成了一套比較完備的國家機器。古代的死刑與當今意義上的死刑在制定目的上差別不大,它們都是為了通過懲治惡行,以達到維護社會穩定營造良好發展氛圍的目的。唯一有所區別的是古代死刑更多是為了起到警戒百姓、宣揚皇權至高無上的作用,進而為加強中央集權、鞏固皇權打下基礎。而現在我們編輯法律,形成一套系統的死刑制度,建立一套完善的法律規范體系,而不僅是為了殺戮而殺戮,更多地是為了通過懲治不法分子,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使國家趨于穩定。這便是現代中國對于公民人權保障的不懈探索,比起古代純粹的為加強中央集權統治服務顯得更具有人文主義氣息與社會主義進步意義。

(二)我國死刑的現狀

伴著國際上倡導廢除死刑的熱情的發酵,死刑制度在中國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挑戰與質疑。但縱觀我國幾千年的死刑史,不得不承認,死刑在維護社會穩定方面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廢除死刑就目前的狀況而言是不可能的,但我國在嚴格死刑執行方面取得了不斷進步。

從2011年刑罰修正案八,共廢除了13個罪名的死刑,2015年刑罰修正案九更是緊追修正案八的步伐,將少殺慎殺的現代法治精神貫徹到底,取消9個罪名的死刑,將我國原本55個死刑罪名減少到了46個死刑罪名。與此同時,在刑罰總則方面,對死刑的適用條件進行了嚴格限定,將死刑適用對象限定在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上,并對未成年人以及懷孕的婦女做出了讓步;2007年最高法院將復核權收回,嚴格控制死刑,堅持慎殺、少殺,保證了生命權不可隨意侵犯,體現了當代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憲法精神。

二、從憲法角度探討死刑的存廢

民眾主要是根據個人感情來看待死刑的存廢,對于死刑問題也主要是從個人利益角度為出發點。但是任何離開憲法規范的死刑探討都將是無意義的,從憲法角度來看,死刑的存廢之爭,涉及到的主要是死刑與生命權,死刑與人格尊嚴。

(一)死刑與生命權

我國憲法中沒有對死刑做出直接的表述,但是憲法作為國家的基本法,對其他法律起到約束指導作用,這意味著,死刑的制定必須限定在憲法規范的范圍內,以憲法所提倡的規范作為最高的追求目標,并要以憲法為參照不斷對刑事立法進行修正,以期達到規范性和正當性。我國現行《刑法》的第1條就有“依據憲法,制定本法”的表述同時《刑事訴訟法》第1條規定也有相同的表述。這也正好體現了憲法的基礎地位從刑事立法已經具體到了死刑立法。這從側面反映了我國憲法對待死刑的態度:既不否認也不禁止,并為死刑存在的合法性提供了“最高法規范”的保障。但憲法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這其中涵蓋了從國家層面上排除對人權一切不利侵害,而憲法作為刑事立法的依據和規范,從某種程度上是允許死刑的,這兩者之間是否相違背呢?答案是否定的。這種死刑只是對罪行極其嚴重者的生命剝奪,一切在有理有據。

憲法所保護的死刑自然有其合法性,但是在憲法同樣保護的生命權面前,死刑是否繼續具有正當性,可以從兩個方面來探討。第一,就要看死刑在保護生命權方面是否有真實的效果,也就是說死刑對于保護生命權是否具有現實存在的意義。死刑對一般人的生命權的保護就是通過懲罰犯罪人,以死刑的殘酷性和不可逆轉性來警示有犯罪意向的人,遏制以后類似事情的發生。因此想要知道生命權的維護是否必須要以死刑的震懾力來發揮作用,就要看死刑在防范犯罪、警戒罪犯方面是否具有其他刑罰方式不可替代的效果。結合我國現實狀況,我國正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法治建設、精神文明建設尚在摸索和發展之中,民眾的素質亟待提高,因此我們還需死刑的威懾力引導人民朝著積極的方面前進,只有穩定好大多數一般人,才能在社會主義建設取得傲人的成績,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死刑不僅合法而且正當。第二,生命權是否可以被剝奪。我國刑法學者趙秉志教授曾經有這樣的說法:“國家對犯罪人的生命的剝奪,基于對生命神圣的相對解釋,可以證明是正當的,而基于對生命神圣的絕對解釋,則可以證明是不正當的。所謂相對的解釋,是一種附條件的解釋,即把不侵犯他人的生命作為生命神圣的例外,亦即是說,所有不侵犯他人生命的人的生命都是神圣的,而一旦侵犯他人生命,侵犯者自身的生命的神圣性就會喪失。國家對不再神圣的罪犯的生命,當然有權通過死刑予以剝奪,與此恰恰相反,所謂絕對的解釋,則把生命的神圣解釋為生命權是人一經出生為人便擁有的一種權利,其既然不是因出生之外的任何世俗的原因而取得,便當然不因為任何世俗的原因而喪失,自然也不因為犯罪而喪失,縱然犯罪是對他人的生命的侵犯。”對于生命神圣的絕對解釋,就是說生命神圣不可侵犯,即使國家也無權侵犯個人的生命,它的這種將生命絕對等價的看待,從人權的平等角度來說,無疑將被害者的生命陷入了不平等的境地,就會導致被害者生命低于犯罪者生命的謬誤。若將生命權的平等性理解為國家對任何人的生命權的平等庇護,那么會呈現如許的情景:一個罪犯殺了一個人,卻因國家對生命權的保護而活了下來,如果這樣,那死去的人的生命權又有誰來保護,又怎樣做到保護“任何人”。因此,就生命權的平等性而言,死刑是與生命權相適應的,具有正當性的制度。

(二) 死刑與人格尊嚴權

《憲法》第38條中有這樣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人的尊嚴是先天存在的,國家的建立與其存在并無關聯。人的尊嚴是人權的基礎,以人格尊嚴的存在而存在。但與人的尊嚴受到憲法的絕對保護不同,個人的人權并非不受任何限制。我國《憲法》將社會利益和他人權利作為對人權的限定,但這些限定不會致使人格尊嚴受到不必要的損害。人格尊嚴權是受憲法保護的絕對權利,任何力量都無法與之抗衡。我國憲法學界近些年也格外關注人的尊嚴問題,并認為人的尊嚴是我國《憲法》第33條第3款“人權條款”的應有之義。

將人格尊嚴具體到死刑制度上,死刑雖然剝奪了人的生命權,卻不一定是對人尊嚴的踐踏,憲法對人格尊嚴的保護只是要求死刑是非殘忍的、非侮辱性以及是人性化的刑罰手段即可,而對于剝奪生命的行為卻不予定奪。或許有人會覺得死刑所具有的殘忍性和非人道性,導致執行死刑就是對人格尊嚴的侮辱。但在實際上,隨著國家對死刑的重視以及社會科技水平的提高,執行死刑的方式也越來越注重人性化,執行手段也越來越復雜,認為死刑會對人格尊嚴權造成損害的問題不會成為主張廢除死刑論的理由。因此就我國目前的發展現狀來說,在人道主義的引領下,憲法對人格尊嚴的保障,不會成為保留死刑的阻礙。

三、中國現階段死刑存廢之爭的現實選擇

現如今,世界廢除死刑的呼聲已經發展成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越來越多的國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改變著死刑制度,直至廢除。面對強大的“廢死”隊伍,作為保留死刑種類最多的中國,遭受到的國際壓力可想而知。廢除死刑是當今社會必然的趨勢,這是不容我們否認的,但如果現在一味的為了順應國際社會的呼應總過早的走上廢除死刑的道路,那么于國于民是不利的。死刑廢不廢除,有沒有可能廢除是兩件不同的事情,兩者不可同一而論。廢除死刑不是呼喊人權的一腔熱血,它是與國家一定階段的物質,文化,精神發展水平相一致的存在。可以說,就當代中國現狀而言,死刑制度仍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不得不承認,死刑確實在保障人權、維護社會穩定方面發揮著一定作用,但這并不代表我們接受死刑的某些程度的正義欠缺性,這就需要我們適當的限制死刑,以使其更趨于人道化,這才是當今社會對于保障人權的正確選擇。之所以需要限制死刑,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國已經進入社會經濟文化的快速發展的關鍵時期,民眾對于人權的追求早已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加之來自國際社會對人權的推崇和宣揚,民眾對人權有了更加深刻的頓悟,死刑就被第一時間列入了“黑名單”。而且隨著我國法治觀念的宣傳與推進,公民越來越成為尊法守法的好公民,死刑的強大震懾力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基礎,有些罪名不需要死刑就足以約束人們。另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國冤假錯案的頻繁發生,像聶樹斌案、佘祥林案、呼格吉勒圖案等等,他們都因殺人罪而被判死刑,但是多年后卻被發現是誤殺、誤判,然后得到國家政府的賠償。這與我們所崇尚的人權實際上是相差甚遠,我們主張保留死刑,是因為他可以給我們提供其他刑法手段所沒有的震懾力,從而很好的預防犯罪、懲罰犯罪,但是一味的強調死刑,加之我國對命案必破的遵從,使得死刑成了侵犯人權的工具,是無辜者無處伸冤,真正的罪犯逍遙法外。我們不僅對一向崇尚法律之上的法律產生了質疑,中國的法律已經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冤案,司法的權威也不能在遭受如此的質疑,死刑制度需要我們重新進行審視,克服它的缺陷。

就像杜培武案件的最終處理結果,至少杜培武還活著等待著冤案的平反,能夠拿到賠償款享受接下來的人生,但是還有許多沒有他幸運的人,在監獄流干最后一滴淚,等待自己被冤死的那一天。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不僅導致無辜者白白遭受冤屈,讓其家人遭受痛苦與恥辱,更讓真正的犯罪者逍遙法外,甚至進行更為嚴重的犯罪行為。死刑的無法逆轉性,在造成它具有震懾力的同時,也無法彌補造成錯誤的后果,對于無辜者的生命權的保護顯得尤為重要,這就需要國家進行死刑制度改革,從根源上限定死刑,限定死刑的罪名數目,限定適用范圍,限定適用條件等等。近些年來,從刑罰修正案八到刑罰修正案九,我國在憲法規范的指引下,在對人權的重視下,對死刑的限制也做的越來越好,體現出了對生命的敬畏與尊重。

參考文獻:

[1]陳征。從憲法角度探討死刑制度的存廢。華東政法大學學報。2016(1)。

[2]趙秉志。中國廢除死刑之路探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4.

[3]李海平。憲法上人的尊嚴的規范分析。當代法學。2011(6)。


以憲法為主題的碩士論文范文第二篇

論文題目:淺析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中的憲法問題

摘 要: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為了建立統一的具有權威的公權利監督機制,為我國進一步開展反腐敗工作奠定堅實基礎。在總結當前已有的試點經驗基礎上,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工作已在全國推進并于完善之中。此項改革屬關乎我國政治體系變化的重大政治改革,應當符合憲法、法律相關規定。從憲法學的角度分析,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還存在若干問題,憲法依據不夠充分,部分內容的合憲性問題值得進一步探討。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涉及修憲、修法、立法等方面,應以憲法為根本點,保證國家監察體制的正當性及合憲性。

關鍵詞: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憲法

根據黨中央確定的《關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為在全國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探索累積經驗,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五次會議決定:“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2017年6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首次審議監察法草案;2017年11月,國家監察法草案首次公布,并向社會征求意見。隨后,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又明確提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將試點工作在全國推開”,可見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工作正在穩步開展之中。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黨統一領導下的國家反腐敗工作機構,實現對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面覆蓋,建立集中統一的、權威高效的監察體系,建立新的監察委員會是對公權力進行系統全面的監督。根據中共中央發布的方案而公布的試點決定來看,授權試點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主體為全國人大常委會,依照我國憲法相關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國家監察體制試點改革,終止刑訴法、民訴法、行政法里面相關條款符合憲法規范嗎?在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中,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合署辦公,建立健全監察委員會組織構架,明確監察委員會職能職責,《監察法(草案)》中的監察委員會屬于一個全新的國家機構,從憲法學角度來看,我國現目前是“一府兩院”的權利體系,這個新的國家機構的設立是否符合憲法規定是有待考察的。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屬于重大政治改革,應于憲有據、于法有據,從制定主體、內容上應具有正當性和合憲性。

一、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監察體制改革試點的憲法問題思考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首先面臨是否具有憲法依據的問題。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要求“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據”,“所有立法體現憲法精神”,成立監察委員會是一項重大的政治改革,屬于“重大”改革事項,必須具有明確的合法性和合憲性。

我國黨規不能直接向社會頒布實施,只能約束黨內人員,若黨的意志需推廣施行,應由黨規通過法定程序轉化為國法,才能得以普遍遵行。在此項改革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即是依據黨的決定制定的相關試點方案,并授權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依據我國《憲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下列職權:(一)修改憲法;(二)監督憲法的實施;(三)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國家機構和其他的基本法律。《憲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下列職權:(一)解釋憲法,監督憲法的實施;(二)制定和修改除應當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三)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會期間,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該法律的基本原則相抵觸;(四)解釋法律。由此可知全國人大有權制定我國相關基本法律,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制定除應由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以外的一般法律。從監察法草案的內容可知,設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是一個全新的國家機構,是存在于我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下的,與我國“一府兩院”的地位平等的國家機構,并且此次改革屬于重大政治改革事項,根據憲法規定,全國人大有權制定和修改有關刑事、民事、國家機構和其他基本法律,即全國人大可制修關于國家機構的法律,此國家機構是特指現行已有的還是可增加一個全新的國家機構,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來組織實施尚有合憲解釋的余地,而授權此項改革試點工作的主體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從憲法及其他法律的規范內容來看,缺乏“法”的依據與基礎。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決定中提出,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暫時調整或者暫時停止適用刑訴法、民訴法、行政法相關內容。憲法雖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在不與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的基本原則相抵觸的情況下,對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可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暫時調整和暫時停止適用不同于修改,停止適用屬于立法行為,應該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這一舉措缺乏憲法依據。

二、監察委員會地位的憲法問題思考

我國《憲法》第三章明文列舉了我國國家機構的類型,形成了“一府兩院”的權力結構體系,從《監察法(草案)》第二章有關監察機關的規定來看,監察體制形成了獨立于“一府兩院”的監察機構(監察委員會)。從監察委員會是最高國家監察機關,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產生,負責全國監察工作,監察委員會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負責并接受監督,監察機關獨立行使監察權等規定,可看出監察委員會的地位類似于我國法院、檢察院。建立一個全新的監察機關涉及我國權力配置結構的變動,屬于我國政體的變化,因此在現行憲法不修改前就開展監察體制改革工作,建立監察委員會有違憲法之嫌。

一個國家在其長期發展過程中,在一段時間內,其政體與憲法應該是穩定、保持不變的,若要改變國家政體,那么必須遵循作為國家根本大法的憲法的有關規定,政體發生變化應以修憲為前提。政體變化是指政體中的基本板塊和非基本板塊發生變化,又有板塊的增減和大小調整之分。政體變化一般應以修憲為前提,但修憲不一定都涉及政體變化。政體中有關基本板塊的增減屬于實質性政體變化,如立法、司法、國家元首,在我國現行權力體制下建立監察機關即屬于基本板塊的增加,屬于政體變化。根據《監察法(草案)》可知,監察機關與我國的“一府兩院”一樣,由人大產生并對其負責、受其監督,說明它與“一府兩院”有相同地位,建立監察委員會相當于在我國人民代表大會內部產生了一個新的機關,但現目前我國憲法全文沒有涉及監察體制這一獨立的制度之說,因此建立監察委員會需要以修憲為前提。我國將權力分為立法權、司法權、行政權,監察機關享有的監察權專屬于我國全新的機關,這種權力配置不符合于我國現行憲法所制定的權力結構,在沒有修改憲法之前就開展監察體制改革活動不符合憲法規定。

三、監察機關的性質的憲法問題思考

我國基本政權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我國是人民主權國家,國家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國家有保障人民權利的義務,國家的每一個機構都有其特定職能,對人民負責,為人民服務。在監察體制改革中,應明確監察機關的性質,保證實現人民主權的憲法原則。監察委員會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并對其負責,應該服務于人民,反映的應該是人民的意志,由此看來應將監察委員會定位為民意機關,但監察體制中的監督、調查、懲罰等措施的實施程序與我國司法程序有異曲同工之處,因此也可稱之為準司法機關。新設立的監察委員會與“一府兩院”享有同等地位,看起來雖獨立于政府,但其行政性質不容小覷,它的監督對象、調查方式等內容都體現了行政的特點,其又不屬于行政系統內部機關,不具有純粹的行政性。監察體制是我國反腐敗機制中的重要一環,依據該監察法律開展一系列活動,約束所有享有公權力的人民,一旦有違反監察法律的職員都將受到該法律的懲罰,這是對公權力的一種監督,可以稱之為治權機關,但監察體制不是服務于權力,而應服務于人民。監察委員會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并對其負責,監察委員會應反映人民的意志,監察程序與我國司法程序有相似之處,司法具有公正性,制定監察程序過程中可借鑒我國成熟的司法系統,做到公平、公正,監察體制又具有行政性,總的來看,監察委員會具有混合性和多元性,兼具民意性質和司法性質。明確監察機關的性質,才能在往后的監察系統構建過程中更好地設計監察體制的藍圖,也能保障實現憲法中關于人民主權的基本原則。

四、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如何符合憲法的思考

前文所述,監察委員會的設立無疑是在人民代表大會內部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機構,此舉措涉及我國政體的變化,而政體的變化應該以修憲為前提,保證該體制的建立符合我國憲法規定,做到于法有據、于憲有據。

(一)是否應該修改憲法

一國的政體應該是保持穩定的,政體發生變化,那么應修改憲法,明確并鞏固新政體。有些國家的憲法對政體的某些基本板塊的變化進行了一定的限制,例如法國、意大利等國家的憲法將“共和政體”列入修憲禁區,即禁止做這類政體的修改,不得把共和政體修改為專制政體。政體是歷史發展的選擇,現在存在的政體必定是最符合這個國家、民族和諧發展的政體,不得輕易變動。設立監察委員會涉及國家政體的變化,因此僅僅是通過修改法律是不夠的。我們可以借鑒國外相關經驗,在明確監察委員會的性質后,進一步分析此增加項是否將打破我國人民民主專政政體的平靜,參考西方國家一般的修憲禁區,在確切保障我國人民主權的情況下,保證監察委體制改革合憲,需要修改憲法。

(二)涉及修憲的方式和程序

我國憲法的修改分為部分修改(修正案)和全面修改兩種形式,涉及政體變化就應該以修憲為前提,但我們應選擇如何修改?全面修改還是部分修改?我國憲法具有長久的歷史,一國的憲法更應該是扎實穩定,不應隨意進行大幅度修改。憲法乃國之重典,牽一發而動全身,尤其是全面修憲程序的啟動,務必謹慎穩妥;即使需要修憲,也宜采用修正案的方式進行。在涉及憲法基本原則、主要內容等根本性、全局性的問題需要進行大幅度的憲法改動時,可能需要進行全面修改,一般情況下的憲法的修改以部分修改為主,因此,此次設立監察委員會,屬于全國人大之下的一個獨立的國家機構,在《憲法》第三章的國家機構篇進行部分修改足矣,新增一個同“一府兩院”地位相同的國家機構,采用部分修改更合適。憲法修改的程序應嚴格遵守我國憲法的明文規定,向社會公布,聽取民眾意見,科學修憲,不宜操之過急,慢工出細活,通過長時間的深思熟慮,對監察體制有更加深刻的認識再來進行憲法修改,其后的穩定性、適用性更強。

(三)修憲的內容

憲法中所規定的我國各個國家機構的內容大致包括該機構的性質、地位、組織體系、上下級關系、組成人員、內部體制、任期、職權職責等內容,若將監察委員會入憲,可參考我國已有的國家機構的憲法條款設計。監察委員會屬于一個全新的機構,等同于我國“一府兩院”的地位。監察委員會具有一定的獨立性,更像我國檢察系統,檢察一體對外獨立,而不是像法院系統那樣每個法院甚至每個法官也有獨立性,因此在監察系統設立過程中,為使得監察工作更加高效,應確保上下級之間的領導關系。還應明確我國監察分級制度,現目前我國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在省、市、縣三處設立監察委員會,監察機關是監督公權力的特殊機關,在總結現行監察體制試點工作的經驗后,結合我國國情,設立三級監察體制更為合適還是僅在省或者省、市設立比較合適,監察權這一大權不宜直接生搬硬套我國其他國家機構的布置,否則權力濫用的后果難以想象。

五、結語

我國政體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一切國家機構為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監察委員會同樣應遵循人民主權原則,以人民為中心。監察體制改革應具有合法性和合憲性,在我國設立一個新的國家機構,涉及政體的變化,應以修憲為前提。現試點工作正在開展之中,有關條件還不太成熟,試點地區要加強調查研究,審慎穩妥推進改革,整合資源、調整結構,進行長時間的試點觀察,總結經驗并吸收以往相似的改革經驗,對修憲內容慎重考慮。改革需要實踐的考察,我國的現目前已經開始監察體制的試點工作,相信在實踐的檢驗下,制定出有我國特色的監察體制指日可待,建立一個行之有效的監察體系,更好的監督公權力,保障人民權利,為國家效力,為社會服務,使改革取得人民群眾滿意的實效。

參考文獻:

[1]韓大元。論國家安全體制改革中的若干憲法問題[J].法學評論。2017(3)。

[2]馬嶺。政體變化與憲法修改:監察委員會入憲之討論[J].中國法律評論。2017(4)。

[3]韓大元主編。比較憲法學[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431.

文章標題:以憲法為主題的碩士論文范文(推薦優秀案例兩篇)

文章地址:http://www./xianfalunwen/118070.html

27926090